笔趣阁 > 认亲后,高冷佞臣宠我入骨 >第274章 缪朝皇商
    “啊,牌还没造好呢。”惢嫣可惜道。

    新花样自然是麻将。

    “好吧,造好了一定要带我啊。”

    “知道知道,你先把学费准备着。”惢嫣偷笑。

    她忽而瞧见一只黑色鹰隼,在天际盘旋半晌,却没有落下去。

    那处是郡主府的伤口,那么那鹰隼……黑乎乎!

    惢嫣叫秋绥去将黑乎乎引来了,这傻孩子还不知道她搬家了。

    池墨青对于惢嫣的问题很无语。

    除了化尸水,还有什么药物可以让尸体消失的连渣子都不剩的?啊不,化尸水还要留下一滩黏液呢。

    惢嫣能问出这样的问题,池墨青也猜到是魏行峥没了。

    然后又道毒发至今,他就算被救走,吃了解药也活不了……现在大概已经死求了。

    当然万事不能说绝对,命硬捡一条命的话,那一身伤,没个三年五载是养不成的。养好了肯定也留下了后遗症。

    当惢嫣瞧见这么一句“没做过实验,具体什么后遗症不知道,不过应该有”,不禁啧啧唏嘘。

    不愧是毒之大国。

    还让惢嫣注意安全,怕对方报复,卷土重来。

    前车之鉴,这个是一定的。

    除此之外他还提到了惢嫣的铺子。

    已经开张了。

    还挂着“皇商”的名义,生意好的不得了。

    盈利明年给她送过来。

    这是惢嫣早跟他谈好的,五五分成,惢嫣那份一年一结。

    没过几日,叶惜沅回来了。

    叫她一个人在那边整改酒作坊是不可能的,那边几乎每日都会有人跟她通气儿,关于叶惜沅的“政策”。

    不得不说大出惢嫣所料。

    这姑娘心思缜密,只是一开头给了个下马威,后面并没有急功近利,她针对她所指出来那些问题,条理清晰,一一整改,不落丝毫细节。

    一开始她只是个小姑娘,还是跟他们混了半个多月的小姑娘,虽拿着东家令牌,但还是没什么威严。底下的人不怎么听话,她实施起来的困难可想而知。

    然而结局,硬骨头还是被坚韧无害的姑娘啃下来了,她没有开口求助惢嫣,没有借助任何外援。

    那边的秩序焕然一新,许多一开始针对她的人也为她所用,偷奸耍滑的风气也得到改善。

    善管理用人,是个HR(人力资源)的人才。

    “姐姐要去看看吗?”叶惜沅报告完毕,如是期许的看着惢嫣。

    “不必。”

    “啊……”叶惜沅自然有些失望。

    “我听了报告,你做的很不错。”惢嫣轻笑,一句话给了她莫大的鼓舞。

    叶惜沅笑的连牙齿都露出来了,“能帮到姐姐我很高兴。姐姐的制酒作坊不止这一个吧,还有没有用得着惜沅的地方?”

    惢嫣目中带笑,并未当即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让她下去休息。

    酒作坊的人越找越多,期间难免生了不好的风气,都在她的预料之中,只是她那段时间太忙,没抽得出时间去做这些小事。当然,要做也不是她亲自做,她至多只拟个方案出来,交给底下的能人,问题是她没有可用之人……然后就出现了叶惜沅。

    她也不知道怎么就想把这事交给她去办。明明不过一个没出闺阁的丫头……当然,不得不承认她很聪明。

    既然结果出乎她的意料,那就另外安排呗,总不该埋没了她。

    此日起惢嫣就正式将叶惜沅带在了身边。

    从最基础的看账开始,到店铺经营、供求管理、合作合约等,也不忘告诉她行商忌讳。她几乎每日都会留一个难题给她,关于各方面的,次日等着她给答复。

    叶惜沅肯吃苦钻研,不懂就问,带着其实还算轻松。

    只是裴弦月始终不能完全信任她。

    宫里那么多明枪暗箭,她太懂人心隔肚皮这句话了,在她看来能信任的只有自家人。

    那日跟惢嫣聊天,她叫她需要有所保留,可千万别教出个白眼狼来,届时跟她对着干,得不偿失什么的还是其次的,主要就是糟心。

    惢嫣笑笑不说话。

    保留?

    她又不傻,当然有所保留啊。

    然而次日叶惜沅就把自己的卖身契放在了她桌上。

    上面有她亲笔签名,以及朱红的指印。

    不见她的人影,就这么薄薄的一页纸,放在她桌上,证明了她的态度。

    惢嫣拿起来看了许久,轻笑着放进了抽屉。

    —

    镇南王府。

    这府邸并不大,除去前堂外,只有后宅一个跨院。先前内里的布置还算精细,瞧得出是富贵人家,十多年后的今日,进府一眼就能瞧见的四方荷塘早干掉,父子俩也无闲心去重置安排了。

    厚重墙面沉淀出古朴沉重的气息,主仆皆稀,更显荒凉了。

    墙下是一场刀光剑影。

    “爹,您这大斧耍的不太行啊,您还是用那个戟吧,那个您用着称手。”

    “逆子哪来那么多废话!”褚昼一听来气了,一斧头削了过去。

    褚廷英打着哈哈,头顶险些就被削了,他倒吸一口凉气,堪堪躲过,褚昼又是一斧,他忙扬起大刀防御。

    震的他虎口一阵发麻。

    他又嘿嘿夸起来了,“爹,您这气力不减当年啊,厉害、厉害!”

    褚昼高兴了,“你老爹我还能再征战二十年!”

    。 “那是,那是!”

    这几乎是父子俩的日常切磋了。

    酣畅淋漓后,褚昼将大斧放进兵器架里,坐在一旁喘着粗气。

    褚廷英剥去外衣,散去一身的热气,金风吹在略薄的汗渍上,凉爽的紧。

    他垂头看着五十好几的父亲,目色复杂。

    “爹打算回锦州了。”褚昼喘匀了气,突然冷不丁丢出一句。

    褚廷英的心一下子提起来,强装镇定扯出抹笑,“什么时候回?”

    “你舍得回?”褚昼掀开眼皮子瞥他。

    褚廷英刮了刮鼻子,略显心虚。

    “你留在上京就是,我回锦州。”

    “爹!”褚廷英面色一变,站起身来。

    “你这么大反应干嘛?你要当皇帝的女婿,说什么都是要留在上京的。”

    褚廷英一僵,他看着自家老头儿的面色,不确定的问,“爹您……乐意让我娶阿月?”

    这是同意了?

    是同意了吧,这表情看着不像是要跟他断绝关系啊。

    褚廷英表示,他胆儿小,压根不敢细想。

    PS我的妈呀过年太忙了X﹏X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