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在长安里 >第258章 你好好的,他才能安稳
    秦霓刚落地,手机一打开,陆廷笙的电话就跟着进来了。

    “到了吗?”

    “到了,你那边怎么样?”

    陆廷笙看了眼里面熟睡的陆唯贤,小声说:“还好,等稳定下来就准备手术。”

    秦霓说:“会好的。你也注意休息,好好吃饭,不然小心胃疼。”

    陆廷笙心头暖意融融:“我晓得,有事你就找初九,周晏尘也在,我很快就回去。”

    “嗯。”

    陆廷笙柔声道:“老婆,我好想你。”

    “我知道。”

    陆廷笙不依:“你都不说你也想我。”

    秦霓红了脸,看了眼走在旁边五米远的初九,捂着电话说:“我也想你,好了,我挂了。”

    “我爱你。”

    秦霓挂了电话,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初九把她一直送到店里。

    景阳姗看到秦霓,翻了个白眼:“咦?急着回来干什么?好不容易出去一趟,怎么不多玩两天?”

    秦霓还没说话,只见操作间里出来一个穿着粉色围兜的男人,不是周晏尘是谁?

    初九憋不住,已经乐了。

    周晏尘看到秦霓和初九,一副家庭妇男的贤惠样儿。

    “哟!回来了?等着,我给你们上两杯咖啡。周总现磨,必出精品。”

    秦霓对着景阳姗笑的意味深长。

    景阳姗白了操作间一眼,扭回头来已经是满面娇红。

    秦霓对初九说:“喝杯咖啡再走。”

    初九也想尝尝周总出品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于是也没有推辞,坐了下来。

    景阳姗说:“干嘛急着回来?”

    秦霓看了初九一眼,初九说:“陆总的父亲住院了,他要陪护,不放心嫂子一个人在那边,所以让她先回来了。”

    秦霓已经红了脸。

    被初九这一声声“嫂子”给闹的。

    初九叫的一本正经,毕竟,那是陆廷笙吩咐的。

    但是,景阳姗却是睁大了眼睛。

    还不待出口揶揄,秦霓瞪了她一眼,红着脸说:“还不是怕你们几个忙不过来。谁知道你请了这么大腕的帮工。”

    初九笑说:“景老板本事大,能把周总给请来做小工,佩服佩服。”

    景阳姗和初九接触也不少,平时也熟悉了,自然开的起玩笑。

    她嗤了一声,一脸的苦大仇深,压低嗓门抱怨道:“屁!他就是个草包!来了两天了,人嫌狗不待见,撵都撵不走!把我捣柠檬的杯子都戳烂两个了!”

    秦霓禁不住皱了皱眉。

    “他有那么菜?”

    景阳姗贼眉鼠眼的往操作间瞄了一眼,呲着牙花子,咬牙切齿道:“你以为呢!那就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二憨子!还有咱们的奶锅呢!糊了仨了!”

    “这厮也就是命好会托生,要是生到寻常老百姓家里,早被揭了五层皮了!啧啧啧...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东西!”

    初九乐不可支,憋着笑。

    秦霓和周晏尘不熟悉,实在是不知道他竟然这么的...秀外慧中(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咖啡来喽!”

    周草包端着两杯神秘颜色的液体兴冲冲的过来。

    “九,霓霓,尝尝!”

    景阳姗退避三舍:“我去剪个玫瑰,刚到的的货还没收拾呢。”

    秦霓忙脚跟脚的起身:“珊珊,我来吧。”

    初九说:“尘哥,我要回公司,公司一大堆事儿等着我呢!”

    刚要站起,周晏尘一把按住了初九的肩膀。

    “不许走!尝尝!”

    周晏尘说着,还对初九一挑眉。

    初九顿时鸡皮疙瘩散落一地,暗道肤浅了!

    就不该留下!

    “尘哥,我还是不喝了吧?”

    周晏尘把咖啡杯举到初九的唇边。

    “九儿...”

    景阳姗和秦霓,还有阿梅唐唐快要憋不住笑。

    初九恨不得去摸口袋,一想今天没有带胶带。

    周晏尘似乎就是笃定了初九不会当着秦霓的面翻脸,于是更加肆无忌惮的作妖。

    “九儿,乖,喝一口嘛...听话...”

    初九快要把隔夜的馊饭呕出来。

    他心一横,一双眼睛剜着周晏尘幸灾乐祸的脸,拿过杯子喝了一口。

    “怎么样?”

    “呕...”

    初九猛地推开周晏尘往卫生间跑去。

    一分钟后,初九红着眼睛擦着嘴巴出来了。

    唐唐阿梅笑的前仰后合。

    周晏尘一脸的无辜和清澈。

    “不许笑!不是,九儿...有那么难喝吗?”

    初九恨不得拿强力胶粘住周晏尘的那张嘴。

    “还可以,你自己尝尝。”

    周晏尘半信半疑。

    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下一秒。

    “呕...”

    他自己飞去了卫生间。

    景阳姗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扫过去,啧啧啧几声。

    “吐的跟孕早期似的,瞧吧,就这水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怕他再呆咱们这几天,咱们店得让他给干倒闭了。”

    初九抽了纸巾擦擦嘴说:“你们忙吧,我得回公司了,压了一堆事儿。”

    秦霓点点头:“你去吧。”

    周晏尘出来的时候看不到初九。

    “人呢?”

    景阳姗一脸鄙夷的说:“被你谋害,去诊所了。”

    周晏尘半信半疑:“有这么难喝?唐唐阿梅你们说。”

    唐唐一脸讪笑:“周总,我还要出去送货。”

    阿梅拿起抹布出了门:“周总,我得擦玻璃。”

    景阳姗一脸烦躁:“周晏尘你赶快走吧,别影响我们干活。”

    周晏尘斩钉截铁:“不!我晚上还要带你们吃饭。”

    秦霓笑说:“周总你追上我们珊珊了吗?”

    周晏尘嬉皮笑脸:“霓霓,快帮哥说几句好话。”

    景阳姗满脸娇羞已经去了操作间收拾周晏尘的烂摊子。

    秦霓说:“珊珊很单纯,周总好好对她。”

    周晏尘正色道:“这你放心。还是那句话,我虽然不是什么清纯小男生,但是我追珊珊,也不是一时起意,再说了,有你和阿笙在,我也不敢欺负珊珊。”

    秦霓点点头。

    “对了,霓霓,阿笙呢?我这两天在店里,没和他联系。”

    “他父亲住院了,他在那边陪护,应该是要等着手术。”

    周晏尘蹙眉:“他大哥和宋知许订婚了,那以后宋家就是明目张胆的在阿笙的对立面了。老爷子又病重,最近局势不稳,阿笙那边还是得小心。”

    秦霓没有说话。

    她想的是,那年,陆廷笙被他大哥派人追杀命悬一线的往事。

    周晏尘说:“霓霓你应该知道那时候阿笙被他大哥针对的事吧?”

    秦霓点点头。

    周晏尘说:“那你知不知道宋知许为什么要和阿笙的大哥订婚?”

    秦霓自然是不知道的,她其实很想不通。明明宋知许爱陆廷笙爱的那么疯魔,怎么转头就和陆廷笙的大哥好上了?难不成是爱而不得退而求其次只为进陆家门?

    这也太不现实了!

    周晏尘看着秦霓的眼睛说:“阿笙为了你收拾了一群人,那些都是跟在宋知许身后造你黄谣的。”

    秦霓大惊失色。

    她并不知道这事儿。

    初九和陆廷笙都没有和她提过一个字。

    “就是在那次你和宋知许在我那正面刚的第二天。那天之后,宋知许被她大伯宋定康从安城带走。据说是去了国外。从那次之后,阿笙就没有再和宋知许联系过一次。原本阿笙也是受宋知许她爸托付照应她而已。估计是宋知许自知已经在阿笙这里没有了任何的话语权。但是她和阿笙大哥订婚的确是我没料到的。不过,我只知道他们联合,一定对阿笙不利。”

    周晏尘的神色不是一贯的不正经,而是很凝重。

    秦霓说:“我不知道这些,他从来没提过。”

    周晏尘笑了笑,然后语气轻松的说:“哎,我就是想到这些了和你随口说一句,阿笙压根都没打算让你知道。霓霓,我是想说,阿笙对你是认真的,他确实很在乎你。而且,他得罪宋家,不是在这一次,而是在三年前。那时候,宋定康在宋知许父亲的葬礼上,就向阿笙提亲,想让宋知许和阿笙订婚,谁知道被阿笙一口回绝,还邀请他们去参加你们的婚礼,然后他就出事了。我们一直怀疑,阿笙当年出事和宋家跑不了关系。”

    “所以,霓霓,你对阿笙很重要,好好护好自己,阿笙才能安稳。”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