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秘美人 >第196章 送别公主
    下午拍太子宋潇送别公主妹妹去边关,其中有一场太子和男三贾连的对手戏。

    在公主府门外,马车已经准备好,太子宋潇和公主宋轶站在马车前话别。

    摄像机已经架在轨道车上,摄像师坐在摄像机后面,他身后是摄像助理。

    另一部摄像机和录音话筒架在在宋潇面前。

    曾导演坐在不远处的监视器后面观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

    执行导演郝仁站在导演旁边,斜对着两台摄像机。

    花池、杨哥和吴辉站在导演旁边。

    男三贾连走了过来,走到曾导演跟前说,

    “曾导,不好意思,我想去趟洗手间,刚才化完妆忘记去了。”

    曾导说,“好,快去快回。”

    男三贾连一溜小跑消失在公主府楼后。

    花池见状,赶忙走到夏有玉身边。

    “老大,你要不要喝水?这会儿有点热。”

    夏有玉说,“先不喝,还不渴。”

    杨哥走过来给夏有玉打开黑伞。

    吴辉跟过来说,“老大,现在是九月中旬,早晚凉,中午热,你穿得里三层外三层,有点多。”

    夏有玉说,“现在已经很好了,以前8月在横店拍古装,穿得比现在还多,一场戏下来,里面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公主宋轶在旁边娇滴滴地说,

    “我们还在冬天拍夏天的戏,都零度了,我们还穿着夏天的连衣裙,我那时拍完戏就冻感冒了。”

    吴辉说,“当演员很辛苦!”

    夏有玉说,“这点苦算什么?不就一会儿就过去了?边防战士整个冬天每天在雪地里站岗巡逻,整个夏天三伏天站岗巡逻,那种苦每年都有很长时间。”

    花池说,“别说边防战士,盖大楼的建筑工人不也是顶着酷暑,冒着严寒,整天在高高的脚手架上干活,搬砖砌墙,每天要干八个小时以上的活。那才叫真苦!”

    夏有玉说,“生而为人,吃苦是免不了的,不是肉体受苦,就是精神受苦,只有内心强大才会不计较辛苦。”

    男三贾连一溜烟跑回来了,他先向导演道歉,“曾导,抱歉抱歉!耽误您的时间了!”

    曾导说,“快去归位吧!”

    贾连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站在公主宋轶旁边。

    执行导演大声喊,“各就各位,准备开拍!这一遍是近景。”

    花池他们回到了曾导演他们旁边,看着监视器。

    夏有玉端正地站在公主面前。

    执行导演喊,“三、二、一,开始!”

    摄像师按下了摄像机的录制键。

    宋潇对自己的太监志立说,“去把给公主的食盒取来。”

    志立低头说,“是!”

    然后走到宋潇的马车跟前,掀开车帘上去,很快抱着几个红色食盒下来,走到宋潇面前,递给公主的侍卫贾连。

    宋潇指着从上到下的三个食盒对宋轶说,

    “这是梅花烙,这是栗子酥,这是你爱吃的折云糕。”

    宋轶柔声说道,“太子哥哥,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就像个老父亲一样,我行军路上还需要吃零食吗?”

    太子说,“前路艰苦,多吃点甜食也是好的。我知道相比京城,你更喜欢西北,但以后兄长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时刻保护好你自己。”

    宋轶娇声说道,“谢谢太子哥哥!”

    宋潇转过身对贾连说,“贾侍卫,请你务必替我这个兄长照顾好宋轶。”

    贾连站直身板说,“殿下放心!我会寸步不离地守护好公主。”

    志立把三个食盒递给贾连,贾连双手接过。

    志立站到宋潇身后。

    执行导演喊,“停!”

    曾导演站起身走过来,对宋轶说,

    “你是个军人,常年在战场上杀敌,你对太子说话的声音应该是干脆利索,不应该是娇滴滴的。还有,你用娇滴滴的声音说行军打仗四个字很搞笑!这一段重来!”

    说完,曾导回到了监视器前坐下。

    第二遍开始,花池对吴辉小声说,

    “咱们到旁边去说话,别影响曾导。”

    于是两人往旁边走了十几米。

    花池说,“你说,如果咱们都穿越到古代,我会不会到太子府去当个丫鬟?”

    吴辉说,“不会,我听说太子府不招丫鬟,侍奉太子的都是男仆。太子不近

    女色。”

    花池说,“什么不近女色?你看他和紫苑不是聊的挺欢吗?”

    “那不一样,紫苑是老皇帝钦定的太子妃,太子和她聊天不犯规。”吴辉说。

    花池问,“如果你穿越到了大梁国,你会是个什么身份?”

    吴辉说,“我觉得我会附体到常岭身上。”

    花池“哧哧”地笑了。

    “你笑什么? 依我的能力,就只能做个太子的小跟班了!” 吴辉说。

    花池笑着说,“我现在看着老大身边的常岭,就想到是你附体在他身上。”

    吴辉问,“如果是你穿越到大梁国,你会是什么身份?”

    花池想了一下说,

    “大梁国里的女人没有一个好命!你看女主是孤儿,父母都在她童年就死了;

    她的随从时英好像也是孤儿;公主宋轶后来惨死在战场;

    青楼舞女后来为救林洛景大人挡刀死了;太后自杀了;皇帝的老婆们也早都死光了。

    我还是当尼姑吧!冷眼旁观看红尘,拂袖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吴辉笑了,”花姐你真逗,这剧里没有出现尼姑!“

    郝仁导演大声喊,“咔!这条过!”

    曾导演站起身大声说,“准备拍中景!”

    花池问吴辉,“你觉得咱们老大将来会找个什么样的女朋友?”

    吴辉说,“很难说!他是个我行我素的人,不按常理出牌。

    我们都希望他找一个才貌双全,温柔体贴的女朋友,可是如果万一他看上一个侠女,不在乎美貌不美貌,就喜欢人家飒爽英姿的气质,那也没辙。”

    花池说,“是啊!老大表面上温润如玉,性格随和,骨子里是很刚的,而且固执,你如果要求他向东走,他偏要往西走,你拦不住。”

    吴辉说,“你遇见过老大特别固执的时候吗?”

    “遇见过呀!有一次我劝他去机场花钱走贵宾通道,他非要走普通通道,结果被几百个粉丝围堵寸步难行,差点发生踩踏事故。”花池说。

    吴辉说,“我觉得他最固执的一次是我们在新疆伊犁那拉提拍片,早上天气特别冷,我劝他多穿件外套,他就是不穿。

    结果拍片的时候他就总咳嗽,喝水都不管用,后来钟导让吕风给他拿来一件外套穿上,他才慢慢不咳嗽了。”

    花池说,“老大的固执往好里说也是优点。比如他选择明年的剧本,很多人都希望他选古偶剧,认为收视率高,容易出爆款,他偏要选现代剧,还是悬疑剧,不是偶像剧。

    很多粉丝留言表达不理解,他说,演员要有主见,要拓宽戏路,不能总在古偶剧的舒适圈里呆着。这不,从巴黎时装周回来他就把悬疑剧的合同签了。”

    他们听到郝导演喊,“咔!这跳过!”

    花池、吴辉和杨哥走到夏有玉身边。

    杨哥递给夏有玉一瓶水。

    吴辉问,“老大,拍完了吗?”

    夏有玉说,“还要拍一遍全景。”

    花池问,“你送给公主的点心盒子里是真点心吗?”

    夏有玉喝了一口水后笑着说,“你去吃吧!是三盒小石头。”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