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流:判官大佬他人设又崩啦 >第175章 遍地绿毛毛虫!
    白木熙的手难得被黎清主动握住,他望着黎清眼中的认真,沉默半晌,轻笑出声,“你比我们这些朋友都了解武哥,这种想法,确实是他会有的……”

    “不是了解,这叫共情,我觉得如果是我,应该也会这么选择,悲伤与快乐,这两种都能被用来道别,都会被人深刻记住,那为什么不能用快乐来结尾呢?”

    “尽管回想起来,离别总是有伤感的,但至少每一次回忆,脑海中都会再历经一遍那天的狂欢,我觉得这样很好。”

    白木熙突然倾身抱住了黎清,“如果是你,我就做不到这么冷静了,估计在狂欢开始的那一刻,我就在想怎么才能和你一起走。”

    “?不至于殉情吧”黎清无语的拍了拍他的背。

    然而,对于黎清的调侃,白木熙只是笑而不应,起身揉了揉黎清的头发,“说起来,袁武之前其实被伞女邀请过,伞女想让他来做攻略组组长。”

    “嗯?”黎清歪了歪头,“所以他是我的前任?”

    “……前任不是这么用的!”白木熙没好气的弹了一下黎清的额头,力道不重,但他弹完还是轻轻揉了两下,“而且,他也没同意做攻略组的组长。”

    黎清被弹脑瓜崩后不高兴的瘪瘪嘴,不过听到白木熙的后半句话就被吸引了注意力,“没同意?为什么?”

    “他说自己不知道哪天就会消失,所以与其将这份责任交给他,还不如交给有潜力、有机会的新人。”

    “他从迈入神级的那一刻就做好了自己随时会离开的准备。”

    说到这儿,白木熙看着黎清忽然就乐了,“其实最初让你来做攻略组组长,是我早有预谋。”

    “?”黎清眯起眼睛——他就觉得当初白木熙说要让他做攻略组组长时用的借口太敷衍了!

    “在堡嘉利特那个游戏场的时候,你展现出的综合实力就令我非常惊叹,从容不迫、有自己的节奏。”

    “关键是,就算是在游戏场中,你也能活得很快乐,不论在做什么,一定要准时开饭,饭后要睡一觉,就算一觉睡到晚饭你都不慌不忙的,总之就是随性而为。”

    “我好像在你身上真正理解了武哥所说的‘生命一定要有色彩’是什么意思,所以我当时就觉得,我一直以来寻找的攻略组组长的人选,似乎有了着落。”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过,弑乌总部,攻略组办公层,也就是第九层的电梯门口,那处墙壁上一直贴着的一句标语。”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们不就是为此求生的吗?’这句话,就是武哥贴上去的。”

    “他曾说,他虽然不能去做这个组长,但既然接到了邀请,那他就总要给未来的组员们留下一些东西。”

    “结果攻略组的那些组员,还真的就学会了这些,每天疯上疯下的,弑乌最欢脱的就是你们组了。”白木熙失笑着摇了摇头。

    而黎清则是陷入了回忆,他后知后觉的想着,自己那天对攻略组组员们说的,所谓生命的‘活跃’,好像确实和袁武对于生命要有喜爱与期望色彩的定义不谋而合。

    思及此,黎清突然有点想认识这个人类了,他觉得他们应该会合得来,不过……

    “你就是因为这些才选我做的攻略组组长?”黎清抬眸看向白木熙,眯了眯眼。

    白木熙总感觉黎清的眼神好像有些危险,但还是如实回答,“一部分原因是这个,因为这样的你与攻略组组员们合得来,而且你的实力也没话说,所以选你做组长是最合适的。”

    “哦~”黎清双手环胸,神情似笑非笑,“我还以为你把我带回来,是想在我身上找个相似的精神慰藉呢。”

    “?”白木熙疑惑脸,“什么精神慰藉?”

    “没什么,就是感觉,你和袁武的关系很好,给他找接班人都那么细心。”黎清耸了耸肩,说完却顿了一下,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而白木熙则是瞬间反应过来了,他凑近黎清,故作狐疑的在对方颈间嗅闻,眼中满含笑意,又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

    “梨子,好酸啊……”

    黎清身体一僵,眼神飘忽一瞬,“酸什么…我没别的意思……不是、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他慌乱的转过身,理智告诉自己这没什么,白木熙和袁武很明显只是挚友而已……所以他这吃的算哪门子飞醋!

    但感性上来说,他总是控制不住的在联想。

    究根结底,黎清不是怀疑白木熙和袁武有什么关系,而是他怕白木熙对他的好,曾经或是将来也会落到别人身上……

    可是这个念头一起来,黎清就感觉自己小气的像是扒着宝物不放的恶龙。

    显然,对如何认知并处理自己的感情这件事还不算熟练的大判官,就这么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他还不明白,这叫做占有欲,对爱人独有的占有欲。

    其实主要还是黎清对白木熙的过往了解不够透彻,才导致他现在脑子里全都是胡思乱想……或者,也有可能是这孩子狗血电视剧看多了?

    黎清对自己目前这种不舒服的心绪有些排斥,也觉得自己没必要对莫须有的事情感到不高兴,甚至还要‘迁怒’于白木熙,但是这种陌生的情绪他暂时推不掉,只能闷闷的和自己作斗争。

    但白木熙本人非常乐意被黎清‘迁怒’,他觉得新奇,而且在他看来,黎清越是容易吃醋,就越代表对方在乎自己。

    所以,他开始了连环炮式顺毛。

    “我只会给你买零食、只愿意照顾你一只鬼,我只想和你接吻,也只想和你睡觉——啊,不只是睡觉,我还想……”

    “闭嘴!”黎清深吸一口气,转身捂住了白木熙絮絮叨叨的嘴,神情似有恼羞成怒的意味。

    也不知道是从白木熙未尽的话语中想象到了什么,还是为自己脑子一抽的拈酸吃醋感到难为情。

    而白木熙只是轻轻拉下了他的手,顺势将他带进怀里,在他耳边含笑低语,“梨子,或许是我之前的表达方式让你误会了什么……”

    “你和武哥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武哥年长于我们,在生还世界的时间也最长,平日里他像是我们五个的老大哥,是朋友也是前辈。”

    “而你只是狐狸他们四个的朋友……因为你是我的、独属于我一个人的男朋友。”

    “你是我的初恋,我的小豹子、我爱的判官大人,如果将来你愿意和我结婚,你还会是我的老婆……爱人。”面对黎清逐渐危险的眼神,白木熙默默改了个词。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