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负雪寒霜耐岁寒 >第305章 犹豫
    但封夜行一拖再拖,就是迟迟不肯离去。

    他家破人亡归功于北阴,亡命天涯得‘益’于东彦。

    让他就此甘心平庸,埋没于乡野,不记北阴予以他的家仇与东彦对他赶尽杀绝之恨……他做不到,总想折腾一些事儿出来,叫所有人都跟他一般不好过。

    他生来在世族荣耀与责任中成长,从小便是人人口中‘出类拔萃’的‘人中龙凤’,最离经叛道便是迷恋上明雪颜。

    可谁能想到,不过爱错了一个女人而已,竟会让他沦落到如今这番田地。

    四野八荒,他既已无家,又卫哪门子的国,不是没想过改名换姓干脆投了他国,慢慢往上爬,凭他的武艺才智,总能谋得一片天地。

    哪知四国通缉,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万两黄金的诱惑力足以让不参于国家与朝廷纷争的江湖人趋之若鹜。

    果然,他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江湖人穷追不舍,这些人武功奇高,迫得他不得不舍弃了重伤的封遥知,又自毁了容貌才得以保全性命。

    他就是想叛国,都没有门路可走。

    封夜行后来思来想去,竟觉得他只要不落在明负雪手里,明负雪就应该会想法子让他不落在任何人手里。

    因为她有足够多的把柄在他手中。

    所以即便后来封夜行被识破身份,他也宁愿躲到北阴东关边境荒野,在明负雪可以干涉的范围之内藏身。

    可好景不长,北阴东关禁行,所有巡边和哨卡的将士增加,并为他们配备了单兵弩,之前对封夜行穷追猛打的江湖人也在短暂的销声匿迹后又再度出现在北阴东关边境。

    危险度直接翻了好几倍,使封夜行不得不逃入了东彦边境地界。

    反而使他在东彦边境滞留的时间比在北阴要长得多。

    可他实在要撑不下去了,缺衣少食,茹毛饮血,……这野人过的日子,也不知何时是个头,只是他正犹豫之间,东彦开始大范围大规模的搜捕毁容之人,使他避无可避,又不得不窜回北阴地界,更加提心吊胆不说还引得两国边军对峙。

    封夜行疑心是北阴那边将他毁容的信息透露给了东彦,心里很是不可置信,明负雪当真不怕他鱼死网破,引来战事?

    但又总觉得明负雪不是这么拎不清轻重的人。

    这迫使封夜行终于下了转移阵地的决心,在两国交界处不眠不休的寻摸了几日安全的出路,却又发现东彦大规模巡山觅林的队伍骤减,他压力瞬间小了许多,一边松了一口气,一边又觉得有些莫名,便刻意在巡山的必经路线上等待,去听那些巡山的边军议论,隐约听见卫子卿被抓获的消息,心里一开始是怀疑这其中定有阴谋,是为了使他放松警惕、引他露面。

    他九死一生,自然比从前谨慎许多,仍是藏着不肯露面,但却打消了立即离去的念头,一直躲在阴暗处偷听来往的边军议论,犹豫着要不要去边关城门处探查下虚实。

    这么一犹豫,便听见了卫子卿二度被拿的消息。

    不仅如此,连尸体都被悬于城门之上了。

    他心中一动,回想起明负雪假死脱身的过往,觉得这很像明负雪的手段。

    封夜行脑海中这个想法一出,便再不肯消散。

    觉得明负雪果然如他所料,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落入他人之手。

    这让他一时百感交集。

    但他没有莽撞行动,而是偷偷又潜回了北阴边境,想听听北阴的边军议论什么,他小心翼翼的偷听了几日。

    北阴巡边的边军比起东彦的边军更多一些,也更谨慎一些,会用长矛在草丛中来回扫,几乎每个人都配了弩,前面的人背在身后,用长矛开路,后面的人则将弩拿在手中,十分警惕。

    明显还是在防范着什么。

    这便更加证实了封夜行心中猜测。

    如果说东彦在做戏,但明明知道‘卫子卿’在两国边境来回逃窜,为何不叫北阴配合着做戏做全套?

    只有可能,东彦不知道‘卫子卿’还活着,他们可能真的以为抓到的人是‘卫子卿’。

    东彦都已经将‘卫子卿’的尸首吊挂在城门了,这些时日过去,北阴不可能没有收到消息,却仍然是这般谨慎的防备作态,这便说明,北阴这边知道,‘卫子卿’还活着。

    但封夜行不敢掉以轻心,仍是滞留偷听了好几日,北阴边军闲聊的时候不如东彦边军多,多是在提醒“小心仔细些。”

    封夜行听了好几日,才听到有人似是而非的抱怨“听闻之前那通缉犯已在东彦伏诛,我们这是在找什么?”

    立时有人喝道“闭嘴,殿下自有道理。”

    封夜行瞬间便兴奋了起来。

    明负雪果然不负所望。

    封夜行想去东彦边关城门处看看那具‘卫子卿’的尸体是否属实,也决心去试试有没有混进去的可能,若仍是不行,他再往南去便是,待冬日过去再作计较。

    封夜行之所以还能来来去去、优柔寡断这般长的时间,而未起战事,还是因为东彦使臣们特别争气的给足了预算。

    东彦的使臣在北阴的朝堂之上吃了瘪之后,大为愤怒,从纣天城出来回到驿馆,就准备用带来的信鸽往东彦递消息。

    哪知信鸽竟然不见了……

    找了许久,却在驿馆为他们准备的饭食里,发现了两盅鸽子汤。

    使臣们肺都气炸了,找驿馆的人讨要说法,那驿馆的人看起来冤得很,“听大人们说我们北阴穷酸,饭食寡淡,我等甚是惶恐,看见后院里养着鸽子,便想着给大人们打打牙祭,原是一片好心,谁知那是大人们养的。”

    使臣们哪里肯依他们这番胡说八道,要报官说他们盗窃,结果府衙来了人,听完经过沉默了片刻“这鸽子不是给你们吃的么?怎么算得上盗窃?”

    最后判赔了一些银钱了事。

    使臣们只得憋着气安排人先行回东彦传递消息,第二日就张罗着人收拾行李离开帝京。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