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游:我成了一日王储 >第329章 比武大会的序幕
    六月,正值初夏。

    河间地的气候舒适宜人,暖阳悬挂蔚蓝天空,青青芳草铺展肥沃土壤。

    赫伦堡,碎石花园。

    一块位于五座高耸塔楼中心,修建数座宏伟宫殿,地面铺垫大理石色碎石的流水庭院。

    这座充满异域风格的石砌庭院,特地为了安置坦格利安的龙。

    “嘶嘎……”

    一座毗邻断桥流水的白石宫殿内,一条通体钴蓝色鳞片、下颌延伸腹部为橘红色鳞片,爪牙犹如铜箔的幼龙愤怒嘶鸣。

    幼龙体型超过马匹,头尾相距大概三十英尺左右。

    此时,幼龙的一只爪子套上镣铐,用一根七、八米长的锁链固定在地板上。

    宫殿占地范围很大,足够容纳十几条相同体型的幼龙乱窜。

    两侧分别侍立两名粗布麻衣、手持竹杖的豢龙人。

    幼龙嘶吼连连,拍打着翅膀挣扎在宫殿内,四下喷吐钴蓝色的龙焰。

    “对准龙颈,放箭!”

    倏然,一道冷酷声音下令,上百支箭矢分成左右两侧袭击,锁定徒劳挣扎的幼龙。

    “特赛里恩,快躲开。”

    稚童嗓音响起,充满浓浓兴奋。

    “嘶嘎……”

    特赛里恩嘶鸣一声,生长一对修长角冠的龙首昂起,一口龙焰汹涌喷射。

    大半箭矢烧毁在龙焰之下,残余之矢叮叮当当碰撞在幼龙密布钴蓝色鳞片的龙颈上。

    幸好箭头是粗钝的尖锐石头,无法刺破龙鳞,伤害有限。

    特赛里恩感觉到疼痛,绷紧浑身肌肉试图扯断锁链,仍然无济于事。

    啪啪啪……

    一阵拍手声响起,雷加自圆形石柱后走出,朗声道:“休息一会,今天的训练结束。”

    “好耶!”

    特赛里恩的背上传来稚童的欢呼,豪华鞍座上一个不大的铁罐头来回摇晃。

    雷加展颜一笑,合拢还未读完的泛黄古籍。

    时隔数月,雷加的容貌与气度发生了些许变化。

    银金色的垂耳短发再次生长为披肩长发,以发箍系在脑后,柔顺发丝自然披散。

    肤色褪去自幼的苍白,转为一种高贵的奶白,衬托一双紫眸与红唇愈发鲜艳。

    最关键一点,他的黑眼圈终于消失了。

    特地穿搭一套白色衬衣,下身刺绣龙纹的黑色马面裙,腰间系着一根雕刻三首红龙的玉带。

    长时间把控权力,养出一副出尘、随和的气质,嘴角时刻挂着一抹自信微笑。

    熟知他的君临及王领贵族,无不对这位少年王储尊敬有加。

    “哥哥,特赛里恩很棒对不对?”

    豢龙人安抚住躁动的幼龙,铁罐头解开腰间锁链,哗啦哗啦的跑到他跟前。

    “很棒,不过你下次能够更好的控制它的情绪。”

    雷加摘下铁罐头的方形头盔,露出小戴伦那张闷热到通红的白净脸蛋。

    这是一场依照坦格利安古制的驯龙方式。

    驾驭者骑上自己的龙,锁链控制住龙的行动,以弓箭射击、长矛投掷训练龙在战争的躲避能力。

    三日一训的训练完成,一身黑色甲胄的灰虫子从外走来,背后的上百无垢者收拾弓箭撤离。

    “王子,各地而来的贵族老爷快到了。”灰虫子板着脸说道。

    雷加帮戴伦推掉罐头盔甲,纠正道:“不是老爷,这个用词是大人。”

    “大人?”灰虫子闻言一愣,说着蹩脚的通用语。

    除名学士特鲁走了,他的通用语还没学全学精。

    当戴伦只剩一套银白衣衫,雷加轻笑道:“走吧,跟我去迎接整个维斯特洛的大人们。”

    ……

    赫伦堡,正面闸门。

    巍峨的黑石城墙高达几十英尺,城垛两侧各自雕刻一尊漆黑巨龙,下方放置十架大型投石车。

    钢铸闸门缓缓打开,显露内侧敞开的铁皮包裹实木大门。

    “他们什么时候到?”戴伦趴在女墙上,一双大眼睛四处打量。

    雷加双手背负,站在宽似房舍的城头上,双眸眺望一望无际的广阔原野。

    赫伦堡占地极广,方圆数百里、包括整个神眼湖全部囊括其中。

    “小殿下,他们很快就到,我的渡鸦看见了。”

    托蒙德双眼泛白,面容平静的回应。

    担任情报总管数月,他的改变很大。

    换掉平民装扮的粗布麻衣,穿着一套黑白参半的长袍,颈间挂着一条一只眼睛两侧生长双耳的瓦雷利亚钢项链。

    项链是雷加特地打造,如国王之手的手掌胸饰一般象征情报总管。

    此刻,托蒙德与灰虫子一左一右侍立在雷加身后两侧。

    城墙上,一千名黑色甲胄的无畏者手持长矛、圆盾,气势恢宏的一字排开。

    两面巨大的三首红龙旗帜挂在城垛上,城门口汇聚迎接的骑士与侍从。

    呜呜呜~~

    突兀的,沉闷的号角声吹响,节奏高亢而有力。

    千面屿西侧的大路上,车架与士兵组成蜿蜒长队,一眼望不到头的赶赴赫伦堡。

    远远望去,数面高高悬挂的旗帜依稀可见。

    半月雄鹰、金色玫瑰、冰原狼首级……

    见到熟悉的旗帜,雷加嘴角上扬,爽朗道:“托蒙德,我父亲他们还在千面屿,别忘了通知。”

    “是,王子。”托蒙德双眼恢复正常。

    ……

赶在中午前,一队队扛着旗帜的骑士进入赫伦堡,护卫一辆辆所属车架。

    作为全大陆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城堡,赫伦堡的占地大到不可思议。

    厉鬼塔的一英里外是露天马廊,宽敞的栅栏足够塞下数千匹战马。

    城门后专门设立了一块宽敞的迎接地点。

    各地贵族们走下马车,华美的衣衫遮不住风尘仆仆的倦意。

    这还是王室在一些偏远路径延伸了蘑菇集,给沿途赶路的贵族一个栖身之所。

    雷加身为王储,迎接的工作自然跑不了。

    “王子,庆幸我还能无病出门,参加这次比武大会。”

    奔流城的老徒利面色红润,带领一众随行的封臣上前见礼。

    雷加坦然接受,大笑道:“我看你的身体还能再坚持十年,活到人瑞王的岁数。”

    “哈哈,最好如此。”

    “……”

    一君一臣寒暄的空档,扛着半月雄鹰旗帜的谷地骑士大步走来。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