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诡三国 >第3218章逃逝竟何为
    晋阳。

    黄成之前是到过晋阳的,但是那一座曾经繁华雄伟的城池,如今已是满目疮痍。

    城墙之上,砖石散落,断壁残垣间,昔日的风光已荡然无存。

    空气中弥漫着硝烟与焦土的气息,仿佛还回响着战鼓的余音和铁骑的嘶鸣。

    街道两旁,商铺的残骸散落一地,木梁断折,瓦片破碎,曾经的繁华热闹的景象已化为灰烬。

    城墙下,城门洞中,街道上,尸首虽然大部分都被清理了,但是浸透了血迹的土地和砖石,依旧仿佛在诉说着战争的残酷与无情。

    在城池市坊当中,时不时的传出一些哭泣悲鸣之声,令人感觉到其中蕴含的撕心裂肺的痛苦。

    一个人,从出生到长大,从蹒跚学步到健壮奔跑,最少也是需要十几年的时间,可是在刀枪之下,或许毁灭只需要一瞬间。

    黄成微微叹了口气。

    幸好的是,骠骑兵卒在城墙上坚持没有杀伤晋阳百姓的举动,现在就得到了一些回报。在曹军败退之后,晋阳城中虽然残破不堪,但整体的秩序的恢复工作,已经开始艰难而有序地展开。

    废墟之中,有一些百姓带着悲伤,在扒拉着能继续使用的砖块和木料。

    在街道两边的残檐断壁之下,也开始借着半边的墙壁,搭建起临时的棚屋。

    墙角之下,几块砖石围成的简易炉灶,正在烹煮稀粥,提供给这些家园被毁的百姓一点浅薄的温暖。

    距离交战之处较远,受损伤程度较小的街道上,商铺也陆陆续续的打开了门,即便是在商铺之中没有什么丰富的商品,但是也似乎在用这种方式让街道和市坊重新恢复几分的活力。

    骠骑兵卒也开始在城内巡逻,确保城内市坊的安全稳定。

    然而很显然,战争的创伤并非一朝一夕能够痊愈。

    许多家庭失去了亲人,他们的心中仍然弥漫着悲痛与哀伤。

    黄成也不指望说是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晋阳的一切,但是至少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减少他们的痛苦,帮助他们尽可能的忘却伤痛……

    在中心街道的十字路口,简单用石头和木料搭建起来的平台上,不仅有几名大嗓门的骠骑兵卒,正在高声宣讲着这一场战斗的『来龙去脉』,而且指引着那些受难的百姓进行登记,派发生活补助品。

    百姓很多都是愚昧的,但是再愚昧的百姓也是有情感的。他们分不清楚曹军说的和骠骑军所说的大义究竟有什么区别,但是他们可以分得清手中得到的物资究竟是哪一方更重。他们真的只是想要简单的生活,可是即便是如此简单的愿望,在乱世之中,依旧是一个非常不简单的事情。

    黄成抵达了城中内城。

    几名兵卒正府衙大门之处,摘取之前曹军遗留下来的军旗以及各种布置,打扫残留的废弃物,见到了黄成一行便是立刻拱手退于一旁。

    黄成下马,冲着这些兵卒微微点头,便是举步入内。

    斐潜对于兵卒的态度,也同样影响着黄成等距离斐潜比较近的将领圈子。

    因此即便是黄成谈不上什么爱兵如子,但是至少不会桀骜不驯,随意打骂。

    坐到了厅堂之中,黄成皱眉思索了片刻,便是下令传白石羌的首领前来……

    昨天晋阳城一战,有值得称道之处,也有不足的地方。

    一天之内,攻破晋阳雄城,迫使夏侯惇败退,这足可在青史上浓墨重彩的写下一笔。

    火炮的力量,也在这一次的进攻之中展现无遗。

    原先大汉的攻守结构,在火炮出现之后,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战争的进攻和防守,就像是矛和盾。

    原本城墙对于大多数的冷兵器来说,就是坚不可破的盾,而在火炮面前,这个盾就失去了遮蔽的作用,而且这还并不是热武器的终点,而这种新的变化也将产生出更多的战术变化……

    这变化也同样的使得黄成在这一场战斗当中犯了错。

    或许是因为黄成将主要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晋阳城上,或许是因为黄成还并不能适应火炮带来的巨大改变,以至于黄成自己都没有能够设想到他能够在一天之内就可以破城,使得最终夏侯逃离的时候,有些措手不及。

    黄成原本安排白石羌在外游弋,其目的一则是为了维持战场的透明度,另外一则也是为了防止白石羌的人打乱了自己的进攻节奏,伤害城中百姓,结果没想到晋阳城败破得这么快,以至于黄成原本准备的后续部队,第二波的进攻什么的全数都用不上……

    结果当夏侯塍带着金盔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基本上不认识夏侯惇的白石羌,就将夏侯塍当成了夏侯惇,进而引发了大部队对于夏侯塍的追击,导致最终夏侯惇趁乱逃离了。

    这是白石羌的问题,但也是黄成的问题。

    在外警戒,遮蔽战场,外围游弋,是羌胡的责任,而很显然,在面对夏侯惇金蝉脱壳的时候,白石羌中计了,也连带着影响到了黄成手下的骠骑兵马。

    白石羌首领来了,一脸的羞愧。

    他知道自己的手下搞出了问题,虽然砍下了夏侯塍的脑袋,但是放跑了更大的鱼,导致黄成原本可能大获全功的晋阳之战,出现了纰漏。

    即便是这个纰漏也不是他想要,或是他主动导致的,但也是因为他的手下所引起的……

    『将军……』白石羌首领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这个……』

    『这事情……』黄成摆了摆手,『也不怪你。坐罢。』

    说实在的,黄成也很想要当下丢下晋阳的一切,然后去追杀逃离的夏侯惇。

    可是他不能这么做。

    这要是换了一个贪心不知足的将领,必然就会我全都要,既要确保晋阳收复,又要安抚周边百姓,还要擒杀夏侯惇,顺带还要进一步攻克滏口陉……

    黄成闭了闭眼,想了想在这样的情况下,骠骑将军斐潜大概会怎么做?

    沉默了片刻之后,黄成决定,他还是先要将眼前的这些事情做好。

    白石羌的战斗力并不是太强,可以说,如今大部分胡骑的战斗力,都是和其首领密切相关的,比如当首领是冒顿檀石槐的时候,就牛逼得不行,但是一旦变成了像是连名字都被马猴给忘了起的白石羌首领,那就真的是弱鸡成堆了,能达成当下这样,已经算是有了本土作战的加成了。

    想要让白石羌的人一路沿着滏口陉追杀……

    『首领,有一个问题,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黄成缓缓的说道,『你的手下,有勇士,但是……勇士并不多,大多数都是比较……普通的,对不对?』


章节报错(免登陆)